凤兮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牟元笛:京剧《玉堂春》


B站视频地址: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4979191/?p=7

笛笛真的太美貌了,现在像他一样,素质如此全面的乾旦,真是凤毛麟角。

这套绿色的戏服,在《翠屏山》里也穿过一次。 妆容似乎是翠屏山里的潘巧云扮相更娇媚。

喜欢听笛笛唱戏,筱派的,尚派的,都唱的非常地道。 

牟元笛一生推。


京剧《虞小翠》
牟元笛 饰 虞小翠
剧情:元丰生就痴呆,其父幼时曾救狐仙,狐仙报恩,遣女小翠与元丰为妻。小翠将元丰闷死,复活后痴傻全无。

这是一出徐派的戏。 据说徐碧云跟梅兰芳还有点亲戚关系? 徐派的唱腔与梅派相似之处极多,甜润婉美。但由于徐碧云文武全才,所以又有很多武打戏。 没点刀马旦的功底,没点梅派唱腔,都学不好徐派的戏。

牟元笛就很合适。 基本功极度极度扎实,新近跟毕谷云学戏,虞小翠这种神话剧再次复活舞台了。棒棒哒!

这里虞小翠虽然只是一段折子戏,但元笛这个圆场跑的,这个卧鱼,我给满分!


希望元笛多一点演出啊!  


京剧《翠屏山》一点观感



偶尔看到牟元笛小哥哥的足本京剧《翠屏山》演出,被他饰演的娇俏可人,任性泼辣的潘巧云迷住了。

不禁又搜罗了很多个版本的《翠屏山》来对比着看。

还是先说牟元笛版本。 这里潘巧云与杨雄,与迎儿,与潘老丈,与石秀的互动非常多。 是以潘巧云为中心,往外辐射故事情节与对手戏这样的结构。 虽然潘巧云红杏出墙,但是与杨雄关系亲密。 酒醉归家的杨雄一进门就抬手给了潘巧云两个耳光。潘巧云表现得就是一个委屈受气的小媳妇,也并未有什么深仇大恨。 

酒壮怂人胆的杨雄醉中明明暗暗的指责妻子有出轨的嫌疑。 也被小潘轻巧巧的抹平了。 次日醒来,两夫妻闺房中洗脸的一折,实在演绎得太好。 


杨雄作为一个娶了漂亮媳妇,恨不能捧在手心上供着呵着的丈夫形象活灵活现。 小潘各种撒娇撒痴,各种使小性儿,拿捏得十分得体有分寸。 

两人对坐猜心事,形式很像《坐宫》里的四猜。 不过前者是念白,后者是唱段。 其中有不少粉戏的影子, 

看其中一节:

杨雄:想是我昨晚酒醉归家,酒言酒语,是得罪了你呀!
小潘:大郎你说谁呀?
杨雄:喏喏喏,就是你小女婿我呀!
小潘:哎哟,我的大爷~~
杨雄:哎哟,我的大奶奶!
小潘:哎哟哎哟,我一个人的大太爷~~
杨雄:哎哟哎哟,我一个人的大太奶奶!
小潘:少贫!常言说得好,夫妻无有隔夜之仇,纵然有这么三言两语的,到了晚上,咱们两人关上了门,说说笑笑打打闹闹依依靠靠搂搂抱抱,到了明天哪,也就没事啦~~~

瞧这亲热劲,这歪腻劲,真是太好嗑了~~~

陈永玲版本的可能因为时代所限,粉戏大量净化,情节上没有牟版的这么缠绵悱恻。 自然也有晨起梳妆洗脸一节,总觉得是悍妻懦夫,互动性不够。

京剧音配像的版本,看过孙毓敏版本的,许翠配的像。 许翠有惊人的美貌。可惜剧本的设定是潘巧云有青梅竹马之恋,被卖了一次又一次,对丈夫毫无感情,此版的杨雄人设剧情实在是冷硬无趣。 

据BBC几年前一份针对中国大陆不同年龄层的妇女进行的婚外情调查,在不同的年代中,已婚女士婚内出轨率竟然不低。 (参见莫言《丰乳肥臀》一书) 潘巧云所在的那个年代,恐怕也是如此。  大多数女生并不会因为出轨而真的离婚,另行组家庭,更多的是短暂一段风流时光,过后仍旧做她的太太奶奶。 《翠屏山》里的这个小潘人设,恐怕也不过是最平凡的一个偶尔出轨的家庭妇女而已。 非得安上一段被棒打鸳鸯的苦情前奏,反而失去了真实性。 不耐咀嚼。 因此这个版本的《翠屏山》也甚少上演。 

题外话: 我个人是喜欢看乾旦演出的。 男生具有女生不具备的体力和嗓子。 武则能打,文则能唱。 牟元笛小哥哥是上海戏校的老师, 演出不多,但表演很扎实。 以前扮相不美,现在不知道是换了化妆师造型师,还是整容之后容貌趋于柔美,扮相非常娇俏可人。 很有年二十许娇憨少妇的韵味。很期待他有更多表演,发掘重拍传统剧目啊!




《翠屏山》是水浒传的故事,筱派的代表剧。 花旦要求全程踩跷表演,对基本功要求极高。 

牟元笛是学尚派出身,攻青衣,攻刀马旦,基本功极其过硬。看过他的《失子惊疯》和《昭君出塞》的人都应该对此印象深刻了。 这里踩跷对他毫无难度。 

尚派唱腔讲究铁嗓钢喉,发声高亮清越。而筱派的则甜脆婉转。 元笛转换起来也是非常流畅自如。 

划重点之一:元笛是不是换造型师了?  现在的扮相非常甜美娇俏可人啊! 跟以前判若两人,美人儿啊!一百个赞!

划重点之二:果然旦行还是要男人来表演的。 女演员第一是体力确实跟不上,第二是无法将幻想中的女性完美的表现出来。 不怕招黑的说一个人,范冰冰平时看着很娇媚,但是一到演出就完全不行,演妲己都不狐媚,大概到底是没有戏精上身的触觉吧。 

乾旦塑造的女性角色,大抵是通过观察其他女性的特征,尤其是所谓幻想中的完美女子,而不是现实中的女人,所以特别的趋于完美。 满足一切旖旎的想象。 坂东玉三郎的女形塑造也是如此。


演员说完了。说说戏。

这个故事脱胎于水浒传。 大家都耳熟能详。 杨雄娶了美貌小寡妇潘彩云为妻,潘彩云与海阇梨海和尚勾搭成奸,被石秀发现。石秀向杨雄报信。杨雄回来半真半假的与潘彩云若明若暗的说了一回。这事就算揭过去了。 潘彩云逼杨雄赶走石秀。杨雄同意了。 最后石秀再次抓奸,并逼迫杨雄杀妻于翠屏山上。

全剧里我最不喜欢的就是石秀一角。

杨雄是否知道,是否相信潘巧云出轨呢? 我认为是知道的,也是相信的。但杨雄作为一个衙门里的捕快,身份低微,年纪又大,收入又低,靠雇人开个牛肉铺赚外快,这牛肉铺还要仰仗岳父潘老儿才运作得起来。竟娶了个王押司的遗孀潘氏,年轻貌美且有妆奁,是非常不容易的。 平心而论,他是愿意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一床锦被掩风流,遮遮掩掩就过去了。 顶多日后严守门户,不让杏花有机会出墙也就是了。

潘彩云出轨,也未尝想与丈夫撕破脸皮。她的日常是被娇宠惯了,(看父亲潘老儿和丈夫杨雄,甚至家中丫头迎儿对她,莫不捧在手上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闺中无聊,得意新鲜人闹乐一阵,丢开手了仍就做她的大奶奶。

因此上,杨潘二人都将出轨一事轻轻掩过,也就是了。

偏生个石秀不依不饶,非得要捅出个天大篓子。这绿帽子又不是戴在你的头上,你管他作甚?!   不晓得石秀心里嫉妒的是潘巧云? 还是杨雄? 还是海和尚? 真是不好揣测。

潘老儿最可怜。他对伙计石秀非常好。 临行还赠送盘缠。 可惜这个石伙计,却要逼迫小女婿在翠屏山上,屠杀他的独生女了。





[歌舞伎] 羽衣 坂东玉三郎x片冈爱之助

【歌舞伎】羽衣   2007年版    



天女: 坂东玉三郎
少年: 片冈爱之助

故事情节是很简单。天女下凡,遗下一件羽衣,被凡间的少年所获。 天女回来寻找,少年告诉她,据说天女的舞蹈能够令世人忘记一切忧愁,请天女舞一曲,才肯把羽衣归还。 

天女说如果没有羽衣,天女也无法舞蹈。 少年说,如果我把衣裳还给你,你未必肯为我跳舞。 天女说凡人多狡诈,我们天人是讲诚信的。 于是少年选择信任天女,把羽衣还给了天女。

因此,我们和少年一起,欣赏到了天女坂东玉三郎令人迷醉的舞姿。

中国的故事,有一个很相似的版本,就是牛郎和织女。  牛郎也是拾得织女的彩衣,却要挟织女嫁给他,并生儿育女。其实我一直都认为这个神话故事BUG无限大。 作为天帝的最小的公主,织女不可能看上一个放牛的凡夫俗子。 因为被胁迫而被迫下嫁,并被强暴生下一对儿女,岂不是跟穷山恶水中人贩子贩来的被拐女子命运一样了么?  这个故事一点都不美好。

东瀛的故事中, 少年对天女的仰慕不言而喻。 但却没有表现出这样的色欲与猥琐。他的要求磊落光明,同时给予了天女最大的信任与爱护。故事里,有一种清净和敬的美。 

所以,羽衣这个故事,确实是比牛郎织女的要强很多的。

更重要的是,美艳端庄的天女是坂东玉三郎。   清俊正直的少年是片冈爱之助。  爱之助是片冈孝太郎的养子,以养子身份袭名第六代爱之助。 以前我并不认识他。完全是看这一出歌舞伎才知道他的大名。 

两位役者都是我喜欢的演员。 所以,这也是我很喜欢的一出歌舞伎表演呢。

 

 【地址】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069196?from=search&seid=11486475522751521296

 

 


 

剧情介绍:

序幕 第一场:白子屋店头

木材屋“白子屋”在男主人去世后渐渐经营不善,资金周转出现困难,于是女主人阿常想通过给女儿阿熊招婿筹得一些聘礼钱重整家业。

“白子屋”的小姐阿熊是远近闻名的美女,所以很快就有人来提亲。但是阿熊已经心许店里的手代忠七,不肯接收亲事,却怎奈挨不过母亲以死相逼,只得勉强同意。

等忠七外出办事回来,阿熊要忠七带着她私奔。但忠七想到主人夫妇对自己有恩,就劝说阿熊为了店里,也为了自己的双亲还是答应亲事吧,可阿熊执意不听。

这时使女阿菊将阿熊带走。剩下忠七一个人在思想斗争。

其实刚刚阿熊和忠七的对话,被结发手艺人新三在门外偷听到了。新三一边为忠七整理发髻,一边怂恿忠七带阿熊私奔。忠七起初以对主人不义为由拒绝了,但新三说可以让忠七把阿熊带到他的住处躲避之后,忠七开始心动,并最终决定带阿熊私奔。

但其实一切都是新三的计谋,他是想借机拐走阿熊来讹诈白子屋。

第二场:永代桥头

夜里,新三先让自己的跟班胜奴先带着乘轿子的阿熊去自己的住处。他则跟忠七两人步行来到永代桥头。新三看阿熊已经到手,突然露出真面目,对忠七说出真相并将他暴打一顿之后扬长而去。

发现上当的忠七无颜活在世上,正准备跳河自杀的时候被路过的弥太五郎源七救下。

第二幕 第一场:富吉町新三家


第二天早上,心情不错的新三从澡堂回来,让卖鱼的现杀了一条当季新鲜的鲣鱼,准备回家做生鱼片下酒吃。

白子屋使女阿菊的伯父善八带着源七来找新三。源七说用十两银子让新三把阿熊放出来。新三一看银子太少恼羞成怒,羞辱源七,源七颜面扫地负气离开。

这时房东的老婆阿角过来找善八,说可以让房东出面当中间人解决这件事情。

第二场:房东长兵卫家

房东长兵卫是新三唯一的天敌,由他出马,说服新三的可能性很大。房东长兵卫拿着善八准备好的三十两银子去找新三了。

第三场:新三的家

新三正在家里吃着生鱼片喝着酒,见房东来了立刻殷勤招待,并说要把剩下的一半鰹鱼送给长兵卫。

长兵卫一开始说有赚钱的生意要告诉新三,又给新三戴高帽子,正在新三高兴的时候,长兵卫开始说白子屋的事情了。说让新三拿三十两银子放走阿熊。新三起初死活不同意,说没有一百两绝不退让。长兵卫一看来软的不行,于是开始揭新三的恶事,并扬言要把新三带到奉行所去。面对天敌,新三也不得不忌惮三分。最终不得不同意以三十两银子为交换放走了阿熊。

放走阿熊后,新三让房东长兵卫赶紧把银子拿出来。长兵卫开始慢慢吞吞地数银子。“1,2,3....”,可是当数到十五枚的时候,长兵卫就对新三说“你数数清楚,把银子收好吧。”

新三一听就傻眼了“这才十五枚,不够啊?!”

长兵卫说:“你这家伙怎么就不明白呢。你看看啊,上面十枚,下面五枚,十五枚,对吧?カツオを半分貰う”。

可是新三怎么都闹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刚才新三说把剩下的一半鰹鱼送给房东,于是房东数完钱就总强调说「カツオを半分貰う」。这句话是有歧义的,房东的意思是把三十两中的一半十五两和鱼的一半一起拿走,但新三只以为他要拿走一半的鱼,怎么也没想到连钱也要拿走一半。

恍然大悟的新三自然不干了。最后在房东的淫威之下,只好勉强收下。

正当房东重新准备数15枚银子给新三时,房东老婆跑过来说新三还欠着二两房租没交呢,于是房东顺手又拿回去二两。所以结果到新三手上的只有13两银子了。

这时邻居跑来通知房东夫妇他们家进贼了。爱财如命的房东夫妇一听大惊失色,房东老婆更是吓得昏了过去。房东扔下老婆不管慌慌张张回家,临走前还不忘拿走新三给他的半边鰹鱼。

第四场:深川阎魔堂桥

过了几天,被新三羞辱的源七在深川阎魔桥附近打听到今天新三会从这里过,于是埋伏在这边等着报仇雪耻。

新三和胜奴从赌场归来,新三突然想起有点事情让胜奴去办,一个人来到阎魔桥,这时源七出现了。两人一场恶斗之后,新三最终被源七杀死。

----------------------------------------

其实整个戏到这里还没有完,但是现在只到新三被杀就结束了。所以最后新三和源七的演员会来一个小小的切口上,告诉观众,今天到此为止。


【主演】片岡仁左衛門  坂東玉三郎  中村勘三郎

【剧情介绍】

序幕:
木更津浜辺の場伊豆屋的少爷与三郎带着丁稚来到木更津海岸,遇到了从江户来的鳶頭金五郎。金五郎带来了与三郎的弟弟与五郎给他的信。其实,与三郎并非伊豆屋老爷与左卫门的亲生儿子,只是养子。本来是要养子与三郎继承家业来着,没想到后来与左卫门夫妻生下一个儿子。与三郎顾虑自己的身份,决定佯装放荡,让弟弟与五郎来继承家业。

这次与三郎来到木更津海岸也是为了游玩。正巧这天当地有名的老大赤间源左卫门的情人,原深川艺者お富一行人也来到海边游玩。在海边不期而遇的与三郎和お富两人一见钟情。(注1)


第二幕:
赤間別荘の場在木更津海边一见之后就对お富念念不忘的与三郎,这天趁源左卫门不在,偷偷到源左卫门的别墅与お富私会。不料半夜事情败露,两人被捉了个正着。与三郎被源左卫门在浑身上下砍了三十四刀,以为与三郎必死无疑的お富则逃到木更津岸边投海自尽。


第三幕:
源氏店の場お富投海之时被偶然经过的江户商人和泉屋的多左卫门救起,并在多左卫门的源氏店住下,

某个雨天,お富和使女从澡堂回来,在源氏店门口碰到正在躲雨的番头藤八,于是お富招待藤八进屋避雨。一直都对お富有非分之想的藤八看到这么好的机会,千方百计想要接近お富,お富却并不把他当回事。

这时,脸上刺有蝙蝠刺青的小混混安五郎带着一个浑身伤痕并用手帕包着头的男子来到源氏店。安五郎经常到源氏店来向お富讹钱。这一次又以为这个浑身伤痕的朋友讨点医药费为由向お富要钱。被お富拒绝后,安五郎大吵大闹起来,无奈お富只得包给他一锭金子。

拿到钱的安五郎正要离开,同行的男子却突然说就算是拿到百两金子也不走。安五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而那个男子竟对お富说出“好久不见”这样的话。お富很疑惑得问他是谁,于是那个男子亮出身份,正是三年前被身砍三十四刀的与三郎。(注2)

面对与三郎的责怪,お富哭诉自己并不曾有一日忘记过与三郎,而且三年间也并未和多左卫门行夫妻之事,可是与三郎并不相信。正在此时多左卫门回到源氏店。与三郎当面问起多左卫门照顾お富的理由,多左卫门告诉了他三年前救起お富时的事情。

当多左卫门问与三郎跟お富的关系时,在お富的执意请求下,与三郎只得冒称是お富的哥哥。这时多左卫门已经察觉整个事情是什么状况了。多左卫门安五郎叫过来训斥了一顿,并包了十五两金子给与三郎让他以此为资本做点小生意,还告诉他可以带走お富,但今晚不行。

与三郎起初并不接受,在安五郎的劝说下勉强拿了钱并和安五郎一起离开了源氏店。在源氏店外,两人分了钱之后就此分道扬镳。放心不下的与三郎决定返回源氏店再看看情况。 

另一方面,お富自认为无颜再见多左卫门正准备离开源氏店,被多左卫门留住。因为急事要立刻返回和泉屋店中的多左卫门在临走时交给お富一个护身袋,让お富之后看看里面是什么。お富打开一看,发现里面装的是哥哥的信物,也就是说多左卫门是お富的亲生哥哥。

这时与三郎回转而来,お富将多左卫门是自己亲生哥哥的事情告诉与三郎。两人拥抱在一起,并发誓今生今世再也不分离。

---------------------------
注1:这场里与三郎和金五郎的演员会走下台到观众席里转悠,其实那个是为了分散观众注意力,因为台上正在换布景。

注2:与三郎的“しがねぇ恋の情けが仇”的台词是歌舞伎里很有代表性的一段名台词。

知日系列的书很好看。

晴明,博雅,梦枕貘,冈野玲子,梅林茂,晴明神社,晴明祭……

你知我讲什么~~

没有万斋和羽生差评!


【歌舞伎】足本的《廓文章》

CP:片岡仁左衛門 X 坂東玉三郎 

好,我承认,我发疯一样喜欢第十五代目片冈仁左卫门。
特别爱他演出这样风流潇洒的扇子小生。

实在太俊俏太蕴藉潇洒了。

全程心心眼注视中。

【歌舞伎】必修课: 歌舞伎中各位役者的屋号

 


在歌舞伎座里,为喜欢的役者喝彩可是喊他的屋号(可以理解成剧团)。

那么就要先了解,他们各自属于哪一个剧团:



   屋号                       役者

    成田屋        市川団十郎(12) 市川新之助(7)市川海老藏(11)


    音羽屋        尾上菊五郎(7)尾上菊之助(5)尾上辰之助(2)

    音羽屋        尾上菊五郎(7)尾上菊之助(5)尾上辰之助(2)

                   坂東彦三郎(8)坂東正之助(1)坂東亀三郎(5)

                   坂東亀寿(1)


     成駒屋        中村歌右衛門(6) 中村芝翫(7)中村福助(9)

                   中村橋之助(3)中村鴈治郎(3)中村翫雀(5)

                   中村扇雀(3)中村玉太郎(4)


     高麗屋       松本白鹦(2)松本幸四郎(9) 市川染五郎(8)松本錦吾(3)松本金太郎


     播磨屋        中村吉右衛門(2)中村又五郎(2)


    京 屋        中村雀右衛門(4)中村芝雀(7)


      大和屋       坂東玉三郎(5) 坂東三津五郎(10) 坂東秀調(4) 

                 坂東吉弥(2)坂東弥十郎(1)


     沢潟屋        市川猿之助(3) 市川段四郎(4)市川亀治郎(2)

                   市川右近(1)


     高島屋        市川左団次(4)市川右之助(3)


     松島屋        片岡仁左衛門(15) 片岡我當(5)片岡秀太郎(2)

                   片岡亀蔵(4)片岡十蔵(6)片岡進之介(1)

                   片岡孝太郎(1)片岡芦燕(6)片岡愛之助(6)


     橘 屋        市村羽左衛門(17) 市村萬次郎(2)市村家橘(17)


     萬 屋        中村歌六(5) 中村歌昇(3) 中村時蔵(5)中村信二郎(1) 

                   中村獅童(2)


    三河屋        市川団蔵(9) 市川銀之助(2) 


     紀伊国屋      沢村宗十郎(9) 沢村田之助(6)沢村藤十郎(2)


     中村屋        中村勘九郎(5) 中村勘太郎(2)中村七之助(2)

                   中村小山三(2)


     加賀屋        中村東蔵(6)中村松江(5)


     天王寺屋      中村富十郎(5)中村亀鶴(1)


     明石屋        大谷友右衛門(8)


     高砂屋        中村梅玉(4)



上图是我最爱的歌舞伎CP: 孝玉,  片冈仁左卫门 x 坂东玉三郎

歌舞伎《二人椀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