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兮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论因为野村万斋突破的文化隔阂与语言障碍



 

从电影阴阳师开始,被万斋强行安利了《三番叟》,《波莱罗》,《麦克白》,《浮士德》等等,后来就开始看狂言了。


对于舞蹈类的,没有太多语言隔阂,问题还不大。一开始看三番叟是很不适应的。龙笛的声音尖锐而荒凉,有一种谜之单调。相同的动作规范的重复N次。当没有理解这是所谓何来时候,一个异邦的对日本传统文化全无了解的我,只是靠万斋桑的颜舔完全剧。


不过,如果只是如此,那不值得拿来说了。


所谓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在将三番叟看了十遍之后,开始看出套路了。铃之段的动作,其实是展现播种,祈雨,收获吧?揉之段的动作,其实是祈求四海太平吧?再去查阅资料,天啊!居然蒙对了。


看二三十遍时:对比一下松鹤操式三番叟吧?人形净琉璃里的三番叟?二人三番叟?市川染五郎的也超级棒呀!


再看三四十遍。除了饰演三番叟的万斋桑,还有饰演千岁的深田博治也会留意到了。后面负责太鼓的龟井光忠也很帅呀。


看到五六十遍时:看看不同的流派吧。大藏流的三番叟? 和泉流的三番叟?和泉流里不同人的三番叟? 感慨一下,在狂言的严苛训练中,“型”的塑造真是一丝不苟,登峰造极,开两个视频,把万斋桑与和泉流其它狂言师的三番叟开两个视频同时观看,发现所有动作的定型,身段,走位,竟然是完全一样的!


感谢万斋SAMA为我大开了这样一个东瀛文化之窗,从外面往里面看,于是我们知道了坚守传统的艰难不易,以及无限的美好。因为野村万斋,文化以及语言的隔阂都不复存在了。


有姑娘说,因为迷恋万斋SAMA,啃生肉,生生学会了日语。我本来是不相信的。现在,我相信了。我坚信,继续沉迷在万斋桑及他所代表的传统芸能的美好中,我也能啃生肉啃到会日文的。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