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兮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剧情介绍:

序幕 第一场:白子屋店头

木材屋“白子屋”在男主人去世后渐渐经营不善,资金周转出现困难,于是女主人阿常想通过给女儿阿熊招婿筹得一些聘礼钱重整家业。

“白子屋”的小姐阿熊是远近闻名的美女,所以很快就有人来提亲。但是阿熊已经心许店里的手代忠七,不肯接收亲事,却怎奈挨不过母亲以死相逼,只得勉强同意。

等忠七外出办事回来,阿熊要忠七带着她私奔。但忠七想到主人夫妇对自己有恩,就劝说阿熊为了店里,也为了自己的双亲还是答应亲事吧,可阿熊执意不听。

这时使女阿菊将阿熊带走。剩下忠七一个人在思想斗争。

其实刚刚阿熊和忠七的对话,被结发手艺人新三在门外偷听到了。新三一边为忠七整理发髻,一边怂恿忠七带阿熊私奔。忠七起初以对主人不义为由拒绝了,但新三说可以让忠七把阿熊带到他的住处躲避之后,忠七开始心动,并最终决定带阿熊私奔。

但其实一切都是新三的计谋,他是想借机拐走阿熊来讹诈白子屋。

第二场:永代桥头

夜里,新三先让自己的跟班胜奴先带着乘轿子的阿熊去自己的住处。他则跟忠七两人步行来到永代桥头。新三看阿熊已经到手,突然露出真面目,对忠七说出真相并将他暴打一顿之后扬长而去。

发现上当的忠七无颜活在世上,正准备跳河自杀的时候被路过的弥太五郎源七救下。

第二幕 第一场:富吉町新三家


第二天早上,心情不错的新三从澡堂回来,让卖鱼的现杀了一条当季新鲜的鲣鱼,准备回家做生鱼片下酒吃。

白子屋使女阿菊的伯父善八带着源七来找新三。源七说用十两银子让新三把阿熊放出来。新三一看银子太少恼羞成怒,羞辱源七,源七颜面扫地负气离开。

这时房东的老婆阿角过来找善八,说可以让房东出面当中间人解决这件事情。

第二场:房东长兵卫家

房东长兵卫是新三唯一的天敌,由他出马,说服新三的可能性很大。房东长兵卫拿着善八准备好的三十两银子去找新三了。

第三场:新三的家

新三正在家里吃着生鱼片喝着酒,见房东来了立刻殷勤招待,并说要把剩下的一半鰹鱼送给长兵卫。

长兵卫一开始说有赚钱的生意要告诉新三,又给新三戴高帽子,正在新三高兴的时候,长兵卫开始说白子屋的事情了。说让新三拿三十两银子放走阿熊。新三起初死活不同意,说没有一百两绝不退让。长兵卫一看来软的不行,于是开始揭新三的恶事,并扬言要把新三带到奉行所去。面对天敌,新三也不得不忌惮三分。最终不得不同意以三十两银子为交换放走了阿熊。

放走阿熊后,新三让房东长兵卫赶紧把银子拿出来。长兵卫开始慢慢吞吞地数银子。“1,2,3....”,可是当数到十五枚的时候,长兵卫就对新三说“你数数清楚,把银子收好吧。”

新三一听就傻眼了“这才十五枚,不够啊?!”

长兵卫说:“你这家伙怎么就不明白呢。你看看啊,上面十枚,下面五枚,十五枚,对吧?カツオを半分貰う”。

可是新三怎么都闹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刚才新三说把剩下的一半鰹鱼送给房东,于是房东数完钱就总强调说「カツオを半分貰う」。这句话是有歧义的,房东的意思是把三十两中的一半十五两和鱼的一半一起拿走,但新三只以为他要拿走一半的鱼,怎么也没想到连钱也要拿走一半。

恍然大悟的新三自然不干了。最后在房东的淫威之下,只好勉强收下。

正当房东重新准备数15枚银子给新三时,房东老婆跑过来说新三还欠着二两房租没交呢,于是房东顺手又拿回去二两。所以结果到新三手上的只有13两银子了。

这时邻居跑来通知房东夫妇他们家进贼了。爱财如命的房东夫妇一听大惊失色,房东老婆更是吓得昏了过去。房东扔下老婆不管慌慌张张回家,临走前还不忘拿走新三给他的半边鰹鱼。

第四场:深川阎魔堂桥

过了几天,被新三羞辱的源七在深川阎魔桥附近打听到今天新三会从这里过,于是埋伏在这边等着报仇雪耻。

新三和胜奴从赌场归来,新三突然想起有点事情让胜奴去办,一个人来到阎魔桥,这时源七出现了。两人一场恶斗之后,新三最终被源七杀死。

----------------------------------------

其实整个戏到这里还没有完,但是现在只到新三被杀就结束了。所以最后新三和源七的演员会来一个小小的切口上,告诉观众,今天到此为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