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兮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翠屏山》是水浒传的故事,筱派的代表剧。 花旦要求全程踩跷表演,对基本功要求极高。 

牟元笛是学尚派出身,攻青衣,攻刀马旦,基本功极其过硬。看过他的《失子惊疯》和《昭君出塞》的人都应该对此印象深刻了。 这里踩跷对他毫无难度。 

尚派唱腔讲究铁嗓钢喉,发声高亮清越。而筱派的则甜脆婉转。 元笛转换起来也是非常流畅自如。 

划重点之一:元笛是不是换造型师了?  现在的扮相非常甜美娇俏可人啊! 跟以前判若两人,美人儿啊!一百个赞!

划重点之二:果然旦行还是要男人来表演的。 女演员第一是体力确实跟不上,第二是无法将幻想中的女性完美的表现出来。 不怕招黑的说一个人,范冰冰平时看着很娇媚,但是一到演出就完全不行,演妲己都不狐媚,大概到底是没有戏精上身的触觉吧。 

乾旦塑造的女性角色,大抵是通过观察其他女性的特征,尤其是所谓幻想中的完美女子,而不是现实中的女人,所以特别的趋于完美。 满足一切旖旎的想象。 坂东玉三郎的女形塑造也是如此。


演员说完了。说说戏。

这个故事脱胎于水浒传。 大家都耳熟能详。 杨雄娶了美貌小寡妇潘彩云为妻,潘彩云与海阇梨海和尚勾搭成奸,被石秀发现。石秀向杨雄报信。杨雄回来半真半假的与潘彩云若明若暗的说了一回。这事就算揭过去了。 潘彩云逼杨雄赶走石秀。杨雄同意了。 最后石秀再次抓奸,并逼迫杨雄杀妻于翠屏山上。

全剧里我最不喜欢的就是石秀一角。

杨雄是否知道,是否相信潘巧云出轨呢? 我认为是知道的,也是相信的。但杨雄作为一个衙门里的捕快,身份低微,年纪又大,收入又低,靠雇人开个牛肉铺赚外快,这牛肉铺还要仰仗岳父潘老儿才运作得起来。竟娶了个王押司的遗孀潘氏,年轻貌美且有妆奁,是非常不容易的。 平心而论,他是愿意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一床锦被掩风流,遮遮掩掩就过去了。 顶多日后严守门户,不让杏花有机会出墙也就是了。

潘彩云出轨,也未尝想与丈夫撕破脸皮。她的日常是被娇宠惯了,(看父亲潘老儿和丈夫杨雄,甚至家中丫头迎儿对她,莫不捧在手上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闺中无聊,得意新鲜人闹乐一阵,丢开手了仍就做她的大奶奶。

因此上,杨潘二人都将出轨一事轻轻掩过,也就是了。

偏生个石秀不依不饶,非得要捅出个天大篓子。这绿帽子又不是戴在你的头上,你管他作甚?!   不晓得石秀心里嫉妒的是潘巧云? 还是杨雄? 还是海和尚? 真是不好揣测。

潘老儿最可怜。他对伙计石秀非常好。 临行还赠送盘缠。 可惜这个石伙计,却要逼迫小女婿在翠屏山上,屠杀他的独生女了。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