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兮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古仙/过靖】冻柠茶

读了好几遍。

读到过儿的心膨胀成球状,再被郭靖轻轻一下点破的那一段文字,我的心也缩成一团了。



戚氏:

春天来了,让我们一起虐一下过神吧。

夹带私货。

       1.

        杨过再一次见到郭靖的时候,是在华筝的婚礼上。华筝是整个金刀公司捧着的当红花旦,她的婚礼,群星璀璨,与其说是婚礼,不如说是各女星争奇斗艳,男星虚与委蛇的名利场。花花绿绿的一群人围着香槟台,见到杨过来了,不冷不淡地打一个招呼,也是,今时不同往日,杨过不再是那个被众星捧月着的天降紫微星了。

       杨过的性子倒是没变,他素来不喜欢人多的场合,他只匆匆地扯开嘴角,拿了一杯香槟想躲进角落,不远处突然一阵骚动。男男女女如被摩西分开的红海一般自觉地向两边分开,杨过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只呆呆地站在原地。门口走过来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身材高挑,可比杨过矮两公分,脸上圆圆的,酒窝圆圆的,带着无辜的微笑,一步一步,向杨过走来。从见到他的那一刻起,杨过的心就成了一个气球皮,男人越靠近,心脏就越发鼓胀,他几乎可以听见心房里的血液快速涌动的声音,直到男人停在他面前二十公分的距离,站定,状似无意地问了句,“杨先生,近来可好。”说罢便离开,顺带引了一众明星骚动着离去。只剩下杨过一人,男人轻飘飘的尾音像一根针,不费吹灰之力地刺破杨过膨胀得生疼的心脏。

       杨过很想叫住那个男人,跟他说,“这段时间你好像瘦了,是不是工作太辛苦,你的领带有一点点歪,要我给你整理一下吗?”

       “近来,我一点都不好。”

 

       2.

       杨过第一次见到郭靖的时候,对方已经是流月公司的王牌经纪人,自己不过是千万个北漂中最渺小的一个。他从小没有父母,在孤儿院长大,成年以后就一个人出来闯荡,因为有副还不错的皮囊,他常在剧组接点龙套的活干,赚的不多,总归是饿不死。那天他照例蹲在北电门口招揽活计,眼前一黑,一辆黑色吉普停在他面前,上面下来个助理模样的人,操着香港口音,叫他起来,上下打量了几眼,又回头向车里问了句,“郭先生,这个行不行。”

       车窗摇下,露出大半张娃娃脸,杨过有些诧异,他觉得能混到有助理这地位的人,应该会是个秃顶老头。娃娃脸对着他笑了下,抿出一大一小两只酒窝,“你好,我是流月公司的经纪人郭靖,你有兴趣来参加我们公司的练习生海选吗?”杨过看着他的眼睛,近乎魔怔地点了点头。

       其实杨过对做明星没什么兴趣,但他对这个娃娃脸的经纪人很有兴趣。说是练习生海选,实则是把一群年轻人凑在一起训练几周,选出最可能红的几个,给他们戏拍。郭靖是流月的金牌经纪人,手下捧出红星无数,自然不会在意几个新人的去留。自从那天在北电门口的初遇,杨过就再没见过他。

       练习的日子很机械,左右不过是被关在小屋子里一遍又一遍地摆手跳舞或是开嗓。同在一个练习室的都是学过些才艺的艺校男生,唯有杨过只是个剧组跑龙套的,毫无舞蹈底子。第一次跳舞的时候因为肢体不协调,被专门从韩国请来的老师嘲讽了一通。杨过没有别的优点,就是倔强,他知道自己没有天赋,就偏要练出个舞蹈的第一。每次下课,他不和其他人一起去泡吧,而是留在舞蹈教室跟着音乐练习动作。

       这天,他正在角落里仔细琢磨刚才学的一个街舞动作,八个拍子,他总是踩不到点上。他一边闭眼听音乐的节奏,一边转身模拟动作,一不小心踩上了地上的水瓶,狠狠地摔倒在地上。剧痛从脚踝处传来,杨过龇牙咧嘴地挣扎着起来,在他以为要又一次摔到地上的时候,一只手扶住了他。

       “你怎么样,摔得严重吗?”

       杨过抬起眼,看到郭靖关切的目光,猛地抽出手,嗫嚅道,“郭……郭先生”

       郭靖低头笑了笑,“你叫我郭靖就好了,说起来是我发现的你,还能算是你半个老师。”说着郭靖扶着他坐到旁边的椅子上,“你是杨过,对吧,我关注你们这个舞蹈室很久了,所有人里就你练得最认真。”郭靖拿起一边的冻柠茶,“喏,你的脚看起来是扭了,暂时没有冰,你就将就着这个冰敷一下吧。”

       杨过接过郭靖手里的茶,手指触碰到他的掌心,温软得不像是男人的手。

 

       3.

       那天之后,杨过发现郭靖时常来查看他的训练进度,他想着郭靖对他的照拂,心里生出了一簇火苗,见到郭靖的时候就烧得格外热烈,烧得他该红的不该红的地方都红了。

       在郭靖的强烈推荐下,杨过得到了一个仙侠剧里的男三,这是他第一次演有台词的角色。在化妆室,他看着镜子里头戴玉冠身披红袍的自己,有些不敢置信,他不断地给自己打气,千万不能怯镜头,至少不能给郭靖丢脸。

       吱呀一声,化妆室的门被打开,杨过转头,看见了一身休闲服的郭靖,连忙站起身。郭靖走近他,拍拍他的肩膀,“你不要紧张,这次你演的是一个深情的侠客,不算难驾驭,却很能博得观众的好感。我看过你的表演课成绩,肯定没问题。”

       杨过塌下肩膀,略带无奈地说“可是我没有经验。”

       郭靖说:“不如这样,我们先来过一遍剧情,我来演你的对手。”

       杨过点头,翻开剧本,递给郭靖,第一场是男三和青梅竹马的女主久别重逢,不由得吐露心声,却遭到女主拒绝。郭靖扫了眼剧本,清了清嗓,抬起眼,目光流转,“初七,你我捐毒一别,数年未见,你,可曾后悔。”

       杨过定了定心神,目光与郭靖相撞,他在郭靖的瞳孔处看到了自己的倒影。“阿靖”,台本上本该呼唤阿夜,他却突然如鬼上身一般喊出了郭靖的名字,他赶忙看郭靖的脸色,只见他面色如常,他略微放下心来,继续说台词,“我,从不曾后悔。在凡间流亡之时,每每望月,我常想起前朝诗人的那句‘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念到最后一句诗时,杨过满目柔情,直直地盯着郭靖,郭靖似是感觉到了什么,视线转到了化妆台上的一盆小花,推开剧本起身,留下句“你好好演戏”,便慌乱地夺门而出。

       杨过心想,喜欢一个人,真是件没办法掩饰的事。

 

       4.    

       意料之中的,这个温柔深情为了女主不顾性命的少侠形象在赚足了观众的眼泪的同时,也让杨过一炮而红。广告、代言、戏约纷至沓来,杨过俨然成为流月新一代的当家小生,郭靖也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他的专属经纪人。

       “专属”,杨过很喜欢这个定位,他想他要好好地演戏,好好地红,让郭靖一辈子在他的身边,一起去看那些他之前从未曾踏足过的风景。

       杨过天生一双桃花眼,薄唇,看着一副桀骜不驯的浪荡公子的样子,郭靖就反其道而行之,常给杨过接一些公益活动。郭靖35岁生日这天,杨过出席了一家天文美术馆的开馆仪式。典礼上,女主持问他最喜欢美术馆里的哪一副画,杨过指了指身后一副巨大的恒星形象图,开口说,“我最喜欢这幅图,画的是35光年外的一颗恒星,这意味着,在你出生的那一刻,有一束光芒从这颗恒星出发,它穿越漫无边际的黑暗宇宙,穿过数不尽的尘埃和星云,经过35光年的旅程来到这里,而你从那一刻起,也经过漫长旅程来到这里。你和你的星光在这里相遇,我和你也在这里相遇。”说罢,他的炽热的目光,穿过底下黑压压的人群,落在郭靖的眼里。

       郭靖想起粉丝形容的杨过,面如冠玉,目若朗星,他心里想,他哪里需要什么35光年外的星光呢,最美的星光,就融在杨过的眼里啊。

       那天晚上,杨过把他抵在酒店的落地窗前一遍又一遍地贯穿,他在情事上有着异于常人的执着。情至浓时,杨过舔舐着郭靖的后颈,模糊地说,你会一直在吗。

       郭靖被青年旺盛的精力折腾得迷迷糊糊,他已不记得自己回答了什么,他只记得恍惚间,透过窗帘的缝隙,他瞥见一只小小的飞蛾义无反顾地循着房间透露出的灯光,撞向冷硬的玻璃,不知结局几何。

 

       5.

       老板把一叠杨过和郭靖缠绵的照片甩在杨过面前,“狗仔跟了你们八个多月,我花了大价钱买下来,这种照片流出去,你们都得玩完,全公司陪着你们去死!”一张照片飞到了杨过的脸上,尖角处划破了杨过的眼睑,留下一丝血迹。老板不忍看到公司的摇钱树在自己面前毁容,摆摆手让他出去。

       杨过随意地抹了一把眼睑上的血,他现在脑子一片空白,只想着回到他和郭靖的家,出了这样的事,哪怕是郭靖这样的强大的人也会很难过的吧。他绕开潜伏在公寓楼门口的狗仔,哆哆嗦嗦地打开房门,被眼前的场景震住了。本来满满当当的房子一瞬间空了一半,衣柜里郭靖的衣服不见了,卫生间里郭靖的须后水和洗发露不见了,餐厅里郭靖最喜欢的一套骨瓷餐具也没有了。杨过急忙打郭靖的电话,那端只有郭靖冰冷的声音,“你真的很无能,居然会被狗仔抓到把柄,我们分手吧。”

       郭靖走得异常决绝,据说跳槽到了金刀公司,又捧起了一个影视歌俱佳的小鲜肉宇文轩。杨过对这些事都不在意,他只浑浑噩噩地猫在沙发里,眼睛睁着闭着,分不清白天黑夜,一呼一吸之间好像都是郭靖留下的气息。不知过了多久,房间门突然打开,杨过昏睡着,死命睁开眼皮,发现是每半个月来打扫一次的阿姨。家政阿姨大呼小叫地收拾一地的垃圾,把杨过扶起来,问他多久没吃饭了,杨过摇摇头。阿姨叹了口气,进厨房去给他做点热食,下完面以后问他想喝点什么,杨过想都没想,回了句“冻柠茶。”阿姨翻了下橱柜,不好意思道,“杨先生啊,没有茶包了。”

       杨过腾地一下坐起,冲到厨房,把橱柜仔仔细细地翻了一遍,只翻到黄色的立顿红茶的纸盒,里面空空如也。阿姨被他的激动吓到了,连忙安慰,“没关系的杨先生,用普洱也是可以做的。”杨过嘶哑着嗓音,“不是的,不是的……”

       郭靖平时最喜欢喝冻柠茶,要最港式的那种,用立顿红茶加柠檬方糖泡出来的,他一天要喝好几杯,每次去超市都不会忘了买茶包,他说这样的冻柠茶最正宗。他从来不会让茶包空掉的。可是现在茶盒空了,茶包没有了,杨过此时才真正地感觉到,郭靖走了,不会再回到他们的家了。

 

       6.

       杨过转过头看到郭靖被环绕在衣香鬓影中,自嘲地笑了笑,往相反的方向走去。经过小包厢的时候,他听见有人提到郭靖的名字,他心里一缩,靠着墙贴过耳去。房间里的一个人说,“你看今天杨过那失魂落魄的样子,郭靖的出走有什么用,还是没救得了他。”另外一个尖细的男声附和道,“就是,金刀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花大价钱拍照就是为了挖郭靖过去当经纪人?不过郭靖要是不走,杨过可就真的毁了。”

       蚀骨的凉意顺着四肢百骸的血管流淌到杨过的心脏,杨过浑身发冷,原来所谓照片不过是一个局,原来郭靖的离开是为了他……

       他猛地跑回礼堂,郭靖正站在舞台旁边,一束追光灯柔柔地打在他的头上,杨过就这样看着他,明明才分开了几个月,他的眉眼就变得如此陌生而熟悉,可他还是像第一次见面那样的让杨过心动。

       灯光融成了冻柠茶的颜色,杨过的心也像茶一样酸甜的,带点苦涩的,他张开口,“郭靖,家里的茶包,喝完了。”

 

END

 


评论

热度(27)

  1. 凤兮脑海群岛 转载了此文字
    读了好几遍。 读到过儿的心膨胀成球状,再被郭靖轻轻一下点破的那一段文字,我的心也缩成一团了。